类型:
名称:
旅游动态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09年夏天,黑瞎子岛被江水淹没,营区饭堂与宿舍之间距离不到30米,水深已达1.5米,官兵们往来只能靠橡皮艇。(中国青年报图片)

9月25日清晨,迎着喷薄而出的朝阳,我向着黑瞎子岛进发了。

黑瞎子岛位于黑龙江主航道与乌苏里江主航道汇合处中方一侧,是中国最早迎接太阳的地方。它三面环水,分别被黑龙江、乌苏里江和抚远水道包围,全岛由93个岛屿和沙洲组成,面积约335平方公里,划界后划归我方约171平方公里,俄方约164平方公里。

2008年10月14日,我曾作为部队保障人员参与了俄军北代岛军营的交接,11点30分,五星红旗在黑瞎子岛上的三个地点同时升起,没有音乐伴奏,战士们唱起了国歌,嗓音因为激动而变得喑哑,没有万众瞩目,但我们仍然热泪盈眶。

因为采访,我得以重访黑瞎子岛。越野车在酷似拉力赛赛道的土路上驰骋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看到两排红顶白墙的营房,那是我们行程的第一站——位于黑龙江30公里处的某部第75分队。

一接防就正规,一起步就一流

营院里已不见当初接防时一片荒芜的模样,院子里栽上花种植了草皮。分队长许宗伟带着我参观起了营区。

分队的营房是两栋一层结构的板房,和别处板房不一样的是,这里的板房建在水泥桩上——当初建设时考虑到岛上地势低洼,容易被洪水淹没,所以特意把板房架高两米,他们也许是全军为数不多的常年居住在“吊脚楼”里的部队。

事实证明了设计者的确有远见。2009年夏天,黑瞎子岛全岛被洪水淹没,营区水深达1.5米,两栋板房之间距离不到30米,吃饭来回要靠橡皮艇摆渡,战士们编顺口溜说:“岛上的路水来铺,进门出门靠摆渡。”

这里并没有被命名为“窗口”单位,但是板房里的每个房间都是窗明几净,各式装备摆放整齐。由于房间数量有限,饭堂兼作了分队的会议室、学习室、俱乐部和网络教室。上岛之初,上级为驻岛分队的每个班都配发一台电脑,它可以访问全军各级政工网,但由于岛上自然条件恶劣,过江光缆有时会出现故障,断网络的情况时有发生。

事实上,要在黑瞎子岛上建起这些简易的板房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和许宗伟一起第一批上岛的很多战友已经退伍回乡,“岛上能有今天,不能忘记他们。”他说。

当时,驻守黑瞎子岛的分队,是集黑龙江省军区全区之力,从各边防团抽调精兵强将组建而成的。登岛之初,无水无电、没有营房,一切从零开始,官兵们在严寒中度过了一个月的野外生存时光。

由于岛上路况极差,大型机械设备无法上岛,建筑材料只能靠登陆艇运输,然后官兵们再采用最原始的方法,手抬肩扛绳子拽,把钢材、聚氨酯板、砖头运到指定地点。低洼的沼泽地被垫高了两米,营区被平整出来。从营职干部到列兵,每天都是奋战20个小时以上,一天要磨烂两副手套,很多搬砖的战士码放着砖块,头抵着砖垛就睡着了。

点击进入下一页

守岛官兵巡逻(资料图)

经过一个月的艰苦奋战,官兵们建好了两栋保温板房,修通了连接岛外的简易公路,打出一口水井,建起了观察架……

在分队所属团的团史馆里保存着一件珍贵的展品,那是岛上分队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国旗上写着一行大字:“生命中有了驻岛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所有参加过登岛接防的官兵都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从营区正门出来,眼前便是正在施工的永久营房建设工地。许宗伟说,营房是按照20年不落后的标准设计建设的,花园式营区,宾馆式营房,官兵们对新营区充满了期待。

分队在岛上的训练也是个问题,营区外建有一块简易的400米障碍训练场,为了避免惊扰野生动物栖息,分队没有在岛上修建靶场。

许宗伟说,上级对岛上各项建设非常重视,按照“一接防就正规,一起步就一流”的标准,各种装备都是全军边防部队之中最先进的,尤其在边防信息化建设上,更是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设备。

黑瞎子岛划界之后,形成了“一岛两界”的局面,75分队是唯一一个辖区既有水界又有陆界的基层单位,夏季巡逻执勤采用乘巡逻艇和徒步两种方式,冬季界江封冻之后,则采取乘摩托雪橇和徒步的方式执勤。岛上冬天草深雪厚,摩托雪橇时常会被草缠住,只能徒步巡逻,战士们在积雪没膝的野外巡逻,一个来回至少要走6个小时。

边防分队主要担负边境管控、保卫国界和国界线上的设施、协同地方有关部门打击偷渡走私换物的违法犯罪行为、维护边境秩序等任务。由于黑瞎子岛周边水域渔业资源丰富,所以防止不法渔民进入黑瞎子岛周边水域非法作业成了分队的又一项重要任务。

代表祖国迎太阳,走到哪里都阳光

离开营区向北步行约100米,便来到铁制观察架下,登上观察架,界江、营区和界碑揭幕仪式地点尽收眼底。

观察架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哨兵站岗观察,一岛分两国,一岛驻两军,岛上中俄两军的观察架相距不到4公里,每一次站岗、每一次巡逻都在展示着我军的形象。

哨兵们除了观察勤务外,每天还要记录太阳升出地平线的时间。每天,他们都是中国最早见到太阳的人。

点击进入下一页

黑瞎子岛守岛分队的保温板房营区(中国军网图片)

正在观察架上执勤的上等兵杨建飞对我说:“当兵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当边防军人的机会不是每个军人都有的,而在祖国的最东边当兵的机会又不是每个边防军人都有的,全中国那么多军人,能在这里站岗的又有几个?因此,我非常珍惜把太阳迎进祖国的日子。”他的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微笑。

“天天站岗不枯燥吗?”我问。

“不枯燥,”杨建飞坚定地回答,“因为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今天不是昨天的重复,每天都是新的开始。”

“什么是‘朝阳精神’呢?”我又问。杨建飞不好意思地挠着头笑了。

我接着说,驻岛分队的战士来自五湖四海,退伍之后又到天南海北去,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在祖国“东极”当兵,都是“迎阳人”,心里永远充满着阳光,以后走到哪里就把心底的阳光播撒到哪里。官兵们身上体现出来的“青春、激情、创新、奉献”的优秀品质就是对“朝阳精神”的最好阐释。杨建飞听了,用力地点了点头。

用平凡演绎伟大,用坚守诠释忠诚

离开了75分队,我又乘车前往位于黑龙江48公里处的76分队,75、76两个分队营区的格局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在76分队,我见到了分队的前任指导员、到分队蹲点的保卫股长祝开锋。

中午,正赶上分队午餐,两张桌子对拼在一起,就成了一个班的饭桌,开会时再成排地排列整齐。岛上生态脆弱,土壤平均厚度只有30厘米,一锹挖下去便是沙子。因此两个分队都没有开辟自己的农副业生产区,而蔬菜粮油等物资都要下岛到最近的县城采购。为了便于储存,很多时候不得不多买洋葱、白菜、萝卜、土豆等蔬菜。每逢春季,江上都是冰排,加上道路泥泞,一度岛上官兵开着履带式推土机下岛采购。岛上补给困难时,官兵们只能靠压缩饼干、单兵食品度日,吃得人胃里直冒酸水。

我问岛上的战士最想吃什么,出人意料,很多战士说,最想喝可乐、吃方便面和锅巴。这些平常我们生活中司空见惯的食品,对岛上的战士来说却是难得的美味。

岛上比吃饭更大的困难是洗澡。官兵们在营区内搭建了简易浴室,但只能夏季使用,冬天里,分队每人一个月能有一次下岛洗澡的机会。岛上生活的寂寞枯燥对官兵们也是一种考验。尽管配发了地面卫星信号接收站,但岛上大风多,“锅”一被刮歪,电视信号就断了。夜晚,岛上一片漆黑,只有远方俄罗斯边境城市哈巴罗夫斯克的灯火能让战士们记起城市的模样。

2010年2月1日,在农历春节之前,电线终于架到了这里,黑瞎子岛告别了整整一年零三个月自己发电的历史。上级还为岛上官兵安装了可以插卡的无绳电话,有的战士赶忙给退伍的战友打电话,告诉他们曾经一起战斗过的黑瞎子岛通电了,晚上再也听不到发电机的突突声,现在打开电灯随时都可以亮,岛上还可以玩电脑、上军网……说着说着,战士哭了,电话那头的老兵也哭了。

点击进入下一页

黑瞎子岛营房内景(中国军网图片)

相对于岛上蚊虫小咬袭扰的痛苦,官兵们的吃饭、洗澡问题都不算什么了。岛上的蚊虫异常厉害,军医张三记体会最深,“黎明和傍晚时分,岛上的蚊子像雾一样,这里的蚊子个头大,遇到人就铺天盖地扑上来,那阵势就能把人吓出一身鸡皮疙瘩。蚊子能把战士们的迷彩服叮透,新战士的身上被蚊子小咬叮咬后会出现疼痛红肿、流脓溃烂的症状,可心疼人了。”

“没有什么好办法防蚊吗?”

“配发了最新研制的防蚊服,对蚊子很管用,但挡不住小咬,小咬仍然可以钻过防蚊服的网眼。不过老兵的情况要好些,被咬了一年之后人都有了免疫力,反应没那么严重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张三记撸起通信员吴建伟的袖子,他的两只手臂满是夏天蚊子叮咬过的伤痕,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黑瞎子岛,名副其实的“黑瞎子”岛

据《抚远县志》记载,黑瞎子岛原名抚远三角洲,黑瞎子岛是当地老百姓的习惯叫法,原因是早年岛上黑熊比较多。黑龙江、乌苏里江下游是鲑鱼的主产区,位于两江下游的黑瞎子岛是鲑鱼洄游的必经之地,而鲑鱼恰恰是黑熊的美味,所以黑瞎子岛便成了黑熊得天独厚的栖息地。2007年前后,岛上还发生过黑熊过江袭击家畜的事件。

祝开锋说,在岛上无论白天还是晚上,离开营区战士们都是结伴而行,因为现今岛上仍有野兽出没。在岛上,时常可以看到东方白鹳、黑鹳、丹顶鹤等珍稀鸟类,大雁、野鸭、野乌鸡等更是随处可见,但我最希望看到的黑熊却迟迟未见踪影。

就在我即将离开的时候,巡逻的战士向分队报告说在江边发现了黑瞎子的脚印,是夜里新踩出来的,昨天下午还没有。我们迅速赶到江边,怀着激动的心情,我拍下了黑瞎子的脚印。战士们说,刚上岛的时候,有官兵曾和黑熊近距离接触过。那是2008年10月末的一天,时任排长李洪亮下车解手,在一棵粗大的柞树前,突然发现大树洞里睡着一头毛茸茸的大黑熊,他提着裤子撒腿就跑。

再当一次兵,还来守江岛

上岛的一天时间里,我被战友们的故事感动着。

二排哨所哨长郭晓明,因为登岛接防,他的婚期一拖再拖。2009年元旦,新娘孙晓丽不远千里从山东临沂来到天寒地冻的岛上,在战士们的祝福声中,两人在简陋的哨所里举行了婚礼。

2008年11月,保温板房竣工刚一周,老兵就要退伍了。临走前一天,76分队的每个退伍老兵不约而同地提前起床,悄悄地将自己负责的卫生区认认真真地打扫一遍。大家还想再为连队做点什么,老兵们于是自发凑了2300元钱,买了一台洗衣机和三台饮水机捐给连队。

要走了,有的老兵装了满满一矿泉水瓶黑土,有的采了芦苇和荻花收集起来。他们也想留下点什么,连队的留言簿上,老兵们写下了最想说的话:“再当一次兵,还来守江岛”、“守卫东极,青春无悔”、“我爱黑瞎子岛”……

老兵退伍前照例要会一次餐,但一场大雪把路封了,给养断了,餐桌上没有新鲜蔬菜,这还罢了,整个分队一滴酒都没有了。提到这些,祝开锋都忍不住泪湿眼眶,“就这么一点愿望都没能满足他们,愧对弟兄们啊。”

老兵下岛那天,大家说好不许流泪,临到末了还是没忍住,那么苦的日子里他们没有落一滴泪,走的时候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一路上没有人上车,带队的连长哽咽着提议大家唱支歌吧,大伙一路走一路唱,把老兵们一直送了十几里,几乎唱遍了所有的军旅歌曲,最后一支是团歌《我把太阳迎进祖国》。  (黑龙江省军区边防某部干事 孙东亮)

版权:秦皇岛招商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http://www.fuyuantour.com/) 专业从事黑瞎子岛旅游服务
地址:抚远县 电话:0454-2137277 13904545698 传真:0454- 2135677俄罗斯旅游0454-2155977手机13904546158
友情链接: 矿车 球型止回阀 测硫仪 除尘布袋 量热仪 测硫仪 斗式提升机 铸铁平台 铸铁平尺 塞规环规 有机肥生产工艺 星型卸料器 仓壁振动器 孔板流量计 往复式给煤机 煤炭化验设备 测硫仪